物种库
 
首页 > 物种资讯 > 动物资讯

马树湿地的老农与黑颈鹤保护

媒体:中国科学报  作者:吴兆录
专业号:黑颈鹤 2020/7/29 10:07:11

老农胡发荣(左)

▲黑颈鹤在云贵高原的主要越冬地

▲黑颈鹤栖息地,有禁却不能止。

冬春季节,黑颈鹤就在马铃薯地里刨食。

吴兆录

黑颈鹤是在青藏高原与云贵高原之间迁徙的候鸟,为国家一级重点保护动物,被誉为鸟类中的“大熊猫”。

2017年以来,我们在云南寻甸省级自然保护区开展黑颈鹤及其越冬栖息地的监测工作,得到一个最基本的认识。过去40多年,这里的黑颈鹤越冬栖息地一直在收缩,种群数量从近300只急降到20多只后恢复到74只,与此同时,观鸟、拍鸟和徒步自然行的活动,却越来越逼近黑颈鹤,逼近黑颈鹤的家园。

省级自然保护区的黑颈鹤及其栖息地是这样,那些没有得到严格保护的黑颈鹤栖息地的境况,又如何呢?

2020年6月中旬,我们专程寻访了黑颈鹤在云南省昭通市巧家县马树镇的越冬栖息地。

关于马树黑颈鹤,较早的记载见于2002年《云南林业》上的一篇散文,但缺乏有关黑颈鹤的数量及时空等信息。我们经过2008年与2009年之交的调查,弄清楚会泽大桥的部分黑颈鹤飞到西北10公里外的马树觅食。青海师范大学2009年10月至2010年3月调查过马树黑颈鹤的越冬习性,也没有种群数量数据。

而大众媒体却有很多说法。例如,中国新闻网说,2015年1月7日在马树村大海子湿地有黑颈鹤369只,以及斑头雁等其他水鸟近2000只。又称1993年第一群黑颈鹤来此越冬。

2018年云南卫视的《云上的村落》30集大型电视片,其中一集夹带了昭通市昭阳区大山包等地的大量素材,叙述了马树沼泽、森林、村庄、人文关怀和黑颈鹤的美丽图景,并说,这里是黑颈鹤自古以来的越冬地。

真相,究竟是什么?

中午,我们到了马树湿地。崇山峻岭包围下,一片美好的湿地。驱车勘察后,来到一户人家。大门里,走出一位健朗的老人。攀谈间,了解到马树湿地的种种现状。

老人叫胡发荣,土生土长的马树镇营坡村人,今年69岁。2006年从营坡村搬到湿地边建房。十多年了,看着清汪汪的水、绿油油的草、活蹦乱跳的雁鹅野鸭,心情舒畅。

眼前的这片湿地,在他孩童时代,也就是上世纪60年代,还是一片海子。过世的老人生前曾说,海子一直连到马树坝子(盆地)那边。海子水不深,但也无法种地,就放牲口,冬天,挖草筏子做柴烧。农闲的时候,下去捞鱼。

我打开网络地图,发现这湿地的上游(东北方)确实没有沟箐,而在湿地东南方向——山的那边、杨家地村东边,才有小溪。

查看《巧家县志》(1997年),马树是个地名,位于云南省昭通市巧家县东南,宽不足1000米长2300米的山间盆地,现为马树镇驻地。马树镇,与会泽大桥乡接壤。巧家县是个山高谷深的地方,最低最高海拔分别为527米和4041米,坡度8度以下的盆地仅占国土面积的1.1%。

马树原名马书,彝语,马为“一”书为“湖”,即一片湖泊沼泽之地。毫无疑问,马树盆地和现存的这块湿地,曾经就是沼泽湿地,在巧家县极为稀有。

老人接着说,在上世纪80年代,他爷爷带着28户村民,用手推车拉土筑坝,两道坝,成了两个连着的海子。土不够,特别向附近的杨家地村买地取土。他还指明了挖土遗下的凹地。当时很困难,通过贷款,最后好像小工费都没有付清。筑坝以后养鱼,收益很不错。随后逐渐租给其他人养鱼。目前,依然有人捞鱼。不久前,有人连续四个晚上,开着小船,捞起的鱼有几百斤。

“小时候,就看见雁鹅在海子里歇”,老人的这一句话,证实了这里的黑颈鹤,不是大桥黑颈鹤飞过来“进餐”那么简单。

1990—2010年间,云南的学术界和政府,都特别重视越冬黑颈鹤保护,有黑颈鹤越冬的地方,多建立了保护区。巧家县2007年发文,正式建立“巧家马树湿地县级自然保护区”,保护范围是孔家营水库和我们面前的这块湿地。保护总面积403公顷,保护对象是黑颈鹤及湿地生态系统。孔家营水库,在东边约10公里处,1964年建成,库容300万立方米,库内养鱼,灌溉面积5000亩,到1990年,实际灌溉仅600亩。到了2014年,马树湿地被确定为云南第二批省级重要湿地之一。

这片湿地位于营坡村到马树镇的途中,这是胡发荣老人一家2006年迁居湿地边的主要原因。到了这里,湿地成了最好的风景,湿地里的鸟类成了最好的伙伴。于是,老人对鸟类有了更多的观察了解。黑颈鹤在哪里觅食、在哪里夜宿,他清清楚楚。

通常,每年农历的九月十几号到第二年的二月二十几号,都有黑颈鹤、野鸭子。黑颈鹤晚上就停留在他家对门的湿地里的浅水处,不到第一道堤坝那边。2019—2020年冬春,有黑颈鹤140多只。

谈起水鸟的保护,老人提及了两件事。

第一件事,是马树村一位叫董发知的村民。从林业局那里领来苞谷籽,撒给黑颈鹤吃。领了多少,撒了多少,不大清楚。在2018年云南卫视的《云上的村落》大型电视片里,有董发知一家人辛苦护鹤的身影。

另一件事,是外地人来看鸟照相,大概有4年了。他们用小相机,弯着腰,朝着黑颈鹤走过去,黑颈鹤往后面退,他们就撵着过去,把黑颈鹤撵得到处飞。有的时候,拍鸟的人到他家里,爬到屋顶上,架着照相机拍黑颈鹤。

老人说,撵黑颈鹤是不对的,但是,农民没有权利管,只好干瞪眼看着。见我佩戴着会泽大桥保护所发的“护鹤科考志愿者”胸牌,老人又说,有这种牌子,说话就硬气。我即刻摘下胸牌递给他,并告诉他保护所的举报电话。老人高兴得合不拢嘴,郑重地接了胸牌,“好了,好了,有人撑腰,就敢管了!”

离开时,就在第一道堤坝处,看到竖立着醒目的宣传牌:“禁止游泳烧烤,严禁钓鱼捕鸟”。但是,牌子下的平地上,歌舞升平,羊肉飘香。

(本项目得到阿拉善SEE任鸟飞民间保护网络项目资助)

http://blog.sciencenet.cn/u/Elephantd

《中国科学报》 (2020-07-02 第8版 博客)

阅读 393
我也说两句
E-File帐号:用户名: 密码: [注册]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500字,如果您不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只能以游客的身份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将在30分钟以后显示!
版权声明:
1.依据《服务条款》,本网页发布的原创作品,版权归发布者(即注册用户)所有;本网页发布的转载作品,由发布者按照互联网精神进行分享,遵守相关法律法规,无商业获利行为,无版权纠纷。
2.本网页是第三方信息存储空间,阿酷公司是网络服务提供者,服务对象为注册用户。该项服务免费,阿酷公司不向注册用户收取任何费用。
  名称:阿酷(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联系人:李女士,QQ468780427
  网络地址:www.arkoo.com
3.本网页参与各方的所有行为,完全遵守《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有侵权行为,请权利人通知阿酷公司,阿酷公司将根据本条例第二十二条规定删除侵权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