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种库
 
首页 > 物种资讯 > 植物资讯

罗利群32年“救”一树【四川日报2020/11/17第十六版专版】

媒体:四川日报  作者:王代强
专业号:四川省林草宣传 2020/11/20 10:04:32

罗利群。

罗利群察看肉果秤锤树的果实。

乐山师范学院里的肉果秤锤树。

肉果秤锤树开的花。

●他是珍稀濒危植物肉果秤锤树的发现者、命名者 ●32年持续呵护,把它从灭绝的边缘“抢救”回来 ●虽已年老,他仍在为它的保护和推广种植而奔忙

11月13日,吃过早饭,罗利群又一次乘车来到乡下的一片试验田里,看望他亲手栽种的长着绿色叶子、结着果实的树苗。

这是一片由他发现并命名的珍稀濒危植物——肉果秤锤树。“这片地还是有点窄,打算过段时间移栽到更宽阔的地方,在新家更好地生长。”他对记者说。

眼前这位头发斑白的老人,是乐山师范学院植物学教授罗利群。他说,保护好珍稀濒危植物肉果秤锤树,是这辈子最欣慰又做不完的事。

□四川日报全媒体记者 王代强文/图

一次意料之外的发现

在乐山师范学院一栋教学楼旁的草地上,几株枝繁叶茂的肉果秤锤树茁壮生长,路过的许多人可能不知道,它是一种非常珍稀的植物,而这稀罕物之所以种在教学楼旁,是因为楼内的罗利群和他的同事们。

1982年,罗利群从南充师范学院(现西华师大)生物系毕业,回到乐山教育学院(现乐山师范学院前身之一)从事植物学教学工作。他给自己定了任务,每天至少要认识3种植物。正是这种坚持,换来了一次意外“偶遇”。

1988年,罗利群再次到乐山附近的山岭考察,在林中搜寻时,远远看见一种开着许多下垂白色小花的树种,近看,更觉稀奇。“当时处于花期,还没有果实,等了几个月再来看,它结出了红褐色、秤锤形、肉质多汁的果实,我兴奋不已。”

罗利群先后采集了花、果实等标本,带回家仔细解剖标本,查阅资料,反复研究,小心求证,很快有了眉目:这种新植物属于安息香科秤锤树属,和中国特有濒危植物秤锤树的外形较为相似,而后者主要分布在我国东南部。

顺藤摸瓜,罗利群联系上江苏省植物研究所(现江苏省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请对方寄来秤锤树果实标本。因为秤锤树是1928年由我国著名植物学家胡先骕在南京郊区发现的,所以当地栽培有秤锤树。对比研究发现,二者有区别,最明显的是:秤锤树果实小得多且是木质的,而现在采集到的这种植物果实大得多,且是肉质的,干后皱缩松软。

木质和肉质有什么不同?面对记者疑惑,罗利群递来一颗李子,“咬一口看看。”“木质没有水分,干硬得像木头,肉质就是果肉有水分,像李子等水果一样。”当时秤锤树属已发现的几种植物均和这个新植物不同。

罗利群将这个新植物命名为肉果秤锤树,并将研究成果写成论文,寄往国内某权威刊物,但该刊回复“来稿多,排队时间长,建议改投其他刊物”。改变发生在1991年,这一年,他得到一个到中山大学进修的机会。带上标本和论文,罗利群来到了中国科学院华南植物研究所(现中国科学院华南植物园),他想请当时国内植物学安息香科领域权威黄淑美教授“断案”。经过分析研究,黄淑美十分激动地回复罗利群:“你是对的,这确实是一个新物种,我招待你吃午饭!希望你能送我们一套标本。”

1992年,罗利群的论文《四川秤锤树属一新种》在《中山大学学报》上发表。

一场心中没谱的试验

肉果秤锤树的发现,让罗利群兴奋了好几年。每隔一段时间,他就会去山上看望那几株野生树。但是,在肉果秤锤树发现后,再未有其他地方发现的报道。“1998年的一天,我突然意识到,如果再不及时对这种新植物进行‘抢救’,极有可能因为人为破坏等原因而灭绝。”

“最好的抢救和保护,就是培育新树苗,虽然心中没个谱,但总得试一试。”

当年11月,他到山中采集了400粒种子,一半给江苏省中科院植物研究所,一半自己培育。

当时的罗利群既没有相关科研项目支持,又没有太多的收入来源,还住在父亲的小房里。他凑钱买了几个育种盘,放入泥土,播进种子,盖上泥土,放在屋后一个小院子里,像照顾孩子一样精心呵护,生怕出现差池。

每天出门前回家后,罗利群第一件事就是看看育种盘里有没有变化。一个月过去了,甚至一年也过去了,什么变化都没有。“当时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出苗,又不能把泥土翻开来看,我就一直浇水,期待好的结果。”终于,在2000年的春天,育种盘的泥土中突然冒出6株幼苗!他马上拿出相机,拍下这奇迹般的一幕,“就像自己的孩子出生一样激动!”

小试成功过后开始大试。罗利群向学校汇报了继续繁育肉果秤锤树的想法,当时的校领导拍手称好:“老罗,你想要学校哪块地,都给你!”

选来选去,罗利群最终选择了四周有墙,可免遭破坏的一小块地,由于这块地土质薄,他又自掏腰包,买来两货车土,把土垫厚。

720粒种子播下去,等了将近一年半,收获314株。此后,一批又一批种子播了下去,一批又一批幼苗冒了出来。截至目前,繁育出的肉果秤锤树苗木有了1000余株。罗利群还进行了扦插试验,就像栽苕藤一样,将树枝条的一部分剪下来培育,也能成活,不过对培育的环境湿度、温度等要求比较严格。“我没有科研单位的条件,如温室、喷水装置等,只好土法上马,如在扦插苗上覆盖塑料薄膜以及浇湿的草帘,来降温保湿,最终获得了成功。”

幼苗长大后,苗圃里已无法容纳,2002年,罗利群又自费在附近农村租了两亩地,栽培长大的肉果秤锤树苗木,一直到现在。他常常迎着朝霞步行近20里到农村育种地,顶着烈日给苗木浇水、施肥、施药、除草,在落日余晖中回到乐山。“由于租用土地有限,目前保有600株左右。至此,肉果秤锤树的极度濒危状态有所减轻。”

育种研究,繁重劳动无法避免,因此,常常有人劝罗利群,“让学生来帮忙,你负责指挥嘛。”但他却坚持亲力亲为,为的就是“及早发现问题,及早解决问题”。

肉果秤锤树为什么如此濒危?罗利群认为,原因来自两方面:一是随人类对低山常绿阔叶林近乎毁灭性的破坏,作为伴生树种的肉果秤锤树亦随之消失;二是肉果秤锤树种子休眠期长达一年半之久,使其遭遇各种灾害的概率增加。

翻阅书柜,罗利群拿出当年的笔记本,尽管封面已经和内部页面脱离,但保存完整。这个笔记本,详细记录了从1998年11月开始播种之日到2018年11月28日在学校实验楼解剖研究肉果秤锤树的历史,时间长达20年。

跟随罗利群的脚步,从家中下楼,步行几百米,来到一片草地上,记者看到三株肉果秤锤树枝繁叶茂、果实累累、长势良好。

一段永无终点的“马拉松”

“研究和保护肉果秤锤树,不但对研究秤锤树属和安息香科的系统演化有重要意义,而且它的花、果都很美丽,具有很好的观赏价值。”在罗利群的奔走呼吁下,肉果秤锤树被列入了《国家重点保护野生植物名录(第二批)》。但保护濒危植物就像一场没有终点的马拉松,如何继续跑下去,需要制定策略。

现在,越来越多的人逐渐认识了肉果秤锤树这种新植物,纷纷找到罗利群,提出购买请求。然而,令他们意外的是,罗利群直接将自己培育的树苗免费赠送给相关部门、单位,让这种植物进入了城市园林。

在罗利群看来,保护濒危植物,最好的方式就是赠送。一种植物一旦形成商品,往往伴生的就是对该植物资源的破坏,不利于保护。濒危不能作为珍稀植物的价值,而应该进入园林,承担美化环境的功能,进而形成人人参与保护的局面。

他呼吁,要提升公众对濒危植物的关注度,希望有更多人加入保护者的行列。数据显示,四川已有90种植物列入国家和省级保护名录,位居全国前列。而有报道指出,同样作为生物多样性的重要组成部分,社会对濒危植物的关注度却远远低于濒危动物。“对部分木本植物来说,十几年的时间都短,保护野生植物往往需要几代人的努力。”认识罗利群多年,省林业和草原局高级工程师隆廷伦对罗利群十分敬佩,“仅一株肉果秤锤树就耗费了他大半生时光和精力,更多濒危植物的保护还需要更多人、几代人的传承和接力。”

虽然野生植物是自然生态系统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保护野生植物资源有巨大的生态、社会和经济价值,但是有关专家表示,目前保护名录更新滞后、法律法规不完善、专业人才缺乏、基层力量薄弱等短板,制约着保护工作有效展开。

“建立自然保护区对保护濒危植物作用很大,但保护区外的野生植物保护情况就不一定了。”一位基层林草部门工作人员说。

如何补齐这些短板?中科院成都生物研究所研究员罗鹏建议,处理好保护与发展的关系,建立合作共赢机制,让地方政府、老百姓和其他利益相关者真正支持保护工作,形成人人关心、共保共护的良好氛围。

植物档案

肉果秤锤树属安息香科秤锤树属,果实外形与秤锤树相似,对研究秤锤树属和安息香科的系统演化有重要意义。

肉果秤锤树分布于四川乐山市,为亚热带偏湿性低山常绿阔叶林的伴生树种,它的花、果都很美丽,具很好的观赏价值、绿化价值。该树种自发现之日即处于极危状态,已被列入《国家重点保护野生植物名录(第二批)》。

https://epaper.scdaily.cn/shtml/scrb/20201117/245482.shtml

阅读 422
我也说两句
E-File帐号:用户名: 密码: [注册]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500字,如果您不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只能以游客的身份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将在30分钟以后显示!
版权声明:
1.依据《服务条款》,本网页发布的原创作品,版权归发布者(即注册用户)所有;本网页发布的转载作品,由发布者按照互联网精神进行分享,遵守相关法律法规,无商业获利行为,无版权纠纷。
2.本网页是第三方信息存储空间,阿酷公司是网络服务提供者,服务对象为注册用户。该项服务免费,阿酷公司不向注册用户收取任何费用。
  名称:阿酷(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联系人:李女士,QQ468780427
  网络地址:www.arkoo.com
3.本网页参与各方的所有行为,完全遵守《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有侵权行为,请权利人通知阿酷公司,阿酷公司将根据本条例第二十二条规定删除侵权作品。